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10)你的Eros 我的Agape

这次比较晚更新呢,真是让大家久等了

前阵子的期末考跟期末作业很多,搞得我灵魂快要出窍了(不要飞走啊

因为现在放寒假的关系,也许更新会比较稳定吧?

也有可能怠惰到完全不动就是了XDD

不过我是不会弃坑,只是比较晚更新而已。


老话一句

还请大家继续支持与包容,感谢!

我爱你们(啾咪





提醒:前一篇的四大洲改成欧洲锦标赛了,要说为何要改,是因为俄罗斯是不参加四大洲的,而日本则是没参加欧洲锦标赛喔(各种小知识提醒


(09)传送门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da73556



以下正文_________



(10)



距离到尤里家过夜,已经过了三天。

来到俄罗斯是十二月初的事,勇利平时除了熟悉周遭的东西外,每天都会和维克托一起去溜冰场练习。不过,这个溜冰场并不是雅科夫所待的那里,而是另外一个也在附近的小溜冰场。

可能是自尊心作祟,也有可能是不想被别人影响,维克托一开始就跟勇利说会先在这里练习,直到他大致恢复以前的水准,才打算回到雅科夫那里。


勇利也是很体谅维克托的心情,毕竟整整一年没有处于训练状态,就算是维克托,也是退步不少的。


这一个月的恢复期间,雅科夫在和维克托商量过后,作为维克托久违的比赛,他们都觉得该以欧洲锦标赛作为起点,先让身体恢复比赛状态为优先。勇利则是为了表示支持,决定不参加与欧锦赛几乎同时间得四大洲比赛,不过与此相对,维克托事先将世锦赛的表演曲编好了,所以勇利可以先自己练习。


欧洲锦标赛时间在一月的最后一个礼拜,所以维克托也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而最后这一个月的时间,维克托再将身体状态调整好后,再度回归到雅科夫的旗下,展开训练。


“尤里奥,又见面了呢。”


当勇利出现在冰场笑着对尤里打招呼时,尤里一直没有失误的三周跳瞬间就失败了,着地的瞬那刻狂趴在地上,就连在一旁看着的米拉也被尤里的反应吓到停止动作。


“猪排饭为什么会在这里!”


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他瞬间从冰面上爬起身来,然后迅速滑向场外。


“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当勇利有些疑惑的询问时,尤里愣了一下。


“我以为维克托会把你的训练场……”


“尤里奥!一阵子不见你就长这么高啦?”

维克托从门口走了进来,雅科夫则跟在他的旁边。


“尤里,维克托从今天开始回归了。”


当雅科夫这么说时,尤里很大声的啧了一下。


“之前说要退役的家伙倒是很快就回来了啊?”


听到尤里的话,维克托紧闭的嘴唇漾开了弧度。


“小猫猫难道是害怕了吗?真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就这么害怕被我抢走什么东西吗?”


“……少自大了维克托,我根本没把你看在眼里过。”


回敬维克托一个嘲笑的脸孔后,尤里将视线移到一脸还没进入状况的勇利身上。


“你会参加这次的世锦赛吧?”


“嗯?我、等等,你问世锦赛吗?”


看到尤里白了个眼,勇利干笑两声。


“因为这次没有参加四大洲,所以会把主力放在世锦赛上。”


对于勇利的回答,尤里只是看着他笑了一下,转过身再度回到冰面。


“那还真是期待。”


尤里淡淡的说了一句,却足以传到所有人耳里。

大家都意味深长的看着勇利,而勇利早就因为这句话脸红了起来。


之前参加大奖赛的时候,自己比赛的主因是为了证明维克托休赛一年是有价值的,是表现给所有人这些时间并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在他身上,所以他才一直这么努力。


大家会积极关注他,主要也是因为维克托的关系。


不过尤里奥视他为对手这件事,并不是因为维克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勇利对于这件事感到非常的开心。


这一定是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尤里奥是真的注视着胜生勇利的关系吧?


“尤里奥的欧洲锦标赛要加油喔!”


一起竞争的对手,想要一起努力的对象。


唯独他,不想认输的心情。


从现在开始,勇利是真正为了自己而开始滑冰。

并不只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自己想去获得这面荣耀。



*****



“勇利跟尤里的关系真好呢。”

听到米拉这么说,勇利眨了眨眼,并没有说些什么。


作为尤里跟维克托的教学时间,勇利并不是雅科夫的学生,所以在一旁的板凳上看着他们练习。


而米拉完全不想错过这个天大的好机会,决定跑过来和勇利搭讪两句。


对于米拉来说,作为一直待在尤里旁边看他成长的人物之一,尤里和勇利相遇过后产生的改变她不可能不知道,对于尤里的心思,米拉觉得自己还是略知一二的。


所以她特别过来探探勇利的意思,毕竟勇利和维克托的关系太过诡异,她必须试图知道勇利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才能着手帮尤里一臂之力。


“勇利到俄罗斯以后是跟维克托住在一起吗?”

“勇利跟维克托的关系也很好呢。”

“你知道吗?维克托以前交过好几个女朋友,可是最后大家都跑走了。”


米拉试图拿维克托做为话题去和勇利进行交谈,但是勇利总是回答“是”、“嗯”、“真的吗?”之类的,完全没有发表任何关于自己的想法,就连关于维克托过去的私密事,勇利也没有做出吃惊或是求知的样子。


这样真是太奇怪了,米拉不禁如此觉得。


如果勇利真的喜欢维克托的话,怎么会对他的事一点非正常的反应都没有?总不可能是因为都知道了吧?维克托的这事可从来没有被媒体曝光过……


说到后面,米拉突然讲到一半停了下来,无预期的沉默让勇利自然地看向米拉,然后他发现米拉的表情好像呆住了。


是在想事情吗?勇利觉得有些疑惑。


“米拉?怎么了……”


“尤里啊,最近长得特别快。”


“长得特别快?”


“大概是在发育期吧?才一年的时间就长高了十公分,五官拉开后看起来变得、变得……”


想着该用什么词去形容,米拉绞尽脑汁的去思考。


“变得……”


“无法移开目光吗?”


“对!就是这样!视线越来越难从他身上转移了。”


说完,他们两个都将目光放到尤里身上,看着尤里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上衣,原本纤细的体型变得结实有力,开始逐渐从少年变成青年了。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勇利看着尤里,突然就噗哧的笑了出来。


啊啦啦,猜中了。


看着勇利为了不知名的原因微笑,米拉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勇利你一定没有跟别人交往过吧?”


听到米拉说的话,勇利愣了一下。


“等等!这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当然是女人的直觉啰,反正我肯定没有猜错……啊,该换我了。”

拔掉冰刀上的护套,米拉快速地站起身。


“等我练习完在一起聊吧。”


在勇利的脸颊亲了一下,米拉像是恶作剧的孩子一般快速走到冰上。


就连吃惊或抗议都来不及,米拉早已迅速走远。


被偷亲了。


勇利有些无奈地摸摸自己的脸颊,叹了一口气。


他开始觉得自己习惯被人亲了……当然,只限定脸颊而已。





TBC




(11)⬇️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e28a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