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09)你的Eros 我的Agape

耶~我来更新
每次更新都要说一遍,我也真是讲不腻啊ˊ_>ˋ
感觉终于有点快切入勇利喜欢尤里奥的主线了,我的内心满满激动!
今天有点维勇的剧情,先给你们一点心理建设后再看,免得你们朝我寄刀片( ̄▽ ̄)


(08)上集连结⬇️⬇️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d86e05f


———以下正文————




(09)



对着比自己小好几岁的人说出自己的烦恼,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有点羞耻吧?但值得庆幸的是,尤里的外表年龄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使得他们两人年龄上的差距在勇利心理上缩小不少,才让勇利不觉得那么尴尬。


试图将羞耻心压下后,勇利开始回想起昨天的画面。


那天晚上,从溜冰场回来后,他和维克托一起在家吃了晚饭,然后一起看了下电视。


在俄罗斯待的第一个月,为了在当地方便沟通,他每天晚上都会花点时间跟维克托学习俄语。和维克托一起坐在客厅,他们会特别打开一旁的电视,转到新闻台,然后念着新闻的内容去练习单字。


偶尔还有发音不标准,被维克托偷笑的场面。



每一幕,全都艳丽鲜明。


他就是在昨天的那个时后,开口询问的。




“维克托常常会做出一些举动……就是有点过分亲密的那种。”


一旦回想起来,就连好久以前的记忆也开始浮上。

那些过分亲密的拥抱、沉默的凝视、关心的话语,全部,都显得这份感情不是错觉。


“这让我误以为他也喜欢我,所以昨天,我拐弯抹角的跑去试问他。”

勇利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深陷于当时的回忆中,轻轻的说着。


“我问他为什么会为了我来到日本。”


停顿了一下,勇利恍惚将视线停留在脚旁一株结霜的小草。


“然后他笑着回答我,他说他看到了他需要的东西在我身上,因为我的关系,他的溜冰又可以朝更高一阶迈进了?”


最后一句,勇利自己说着也很疑惑。


听见勇利描述维克托的回答,尤里忍不住皱起眉头。


而勇利只是笑着摇摇头,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接着说了下去。


“我本来不是真的想问这个问题的,可是这个回答,感觉好伤人……好像他在心里面,根本不在意我一样……如果哪天我真的退役了,对他来说,是不是就失去用处了?”

感觉到勇利的声音开始哽咽,尤里有些惊讶的看向勇利的脸。


紧盯着地面的脸庞,根本无法压抑水滴的滑落。


“维克托不喜欢我……”


深呼吸一口气,勇利试着笑说这句话。


“我失恋了。”


然而眼泪却流了下来。



*******



胜生勇利是个爱哭鬼。


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尤里就一直有着这样的感觉。


好像不管在哪都会哭,所有的行为总是为情感所牵动,因爱而笑,因爱而哭,所有的反应都是以此为基础所做出的。


“就算在我面前哭出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站起身,尤里有些无奈的说着。


“我也、不是的故意。咳咳!等等、在等一下就回好了——”


勇利努力想止住自己的泪水,但是不管再怎么用手擦拭,眼泪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然后,他听见尤里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尤里奥一定觉得我很烦吧?


勇利试图立刻停下眼泪,但是他越是焦躁、紧张,眼泪反而流得更厉害了。


“我马上就好了!马上就——”


“把头抬起来。”

听到尤里的声音,勇利顿了一下。


“我说,把头抬起来。”


勇利眨了眨眼,一边抬起头。


他看见尤里奥往前走了一步到他面前,两人仅有半只手臂的距离。


他半蹲在自己面前,双手捧着一朵结霜的白花。


“看好啰。”


看着他,尤里奥碧绿色的眼眸溢满着莫名的笑意。


薄唇微开,他让吐出的热气轻抚上花瓣。


随着空气吐出的声音,花瓣上的冰霜逐渐融化,变成一滴滴的水珠。


水珠开始从花瓣上滑落,直到所有的冰霜都融化为止,这整朵花都覆盖着薄薄的水,晶莹剔透的闪烁着。



最后一滴的水珠滑落,勇利的眼泪停止了。



整朵花露出了冰霜之下的模样。


“怎么样,漂亮吧?”

在尤里奥笑出来的那一刻,勇利觉得自己就像来不及闪避一样,那个笑颜一下子就撞进心里。

“很、是很漂亮……”


“对吧?这是我妈妈以前教我的,是可以转移心情的魔法。”


“转移心情?”


“就是代替别人将坏心情从口中吐出,使花朵牵动心情绽放……好像是这么说的,我也好久没有这么做过了呢。”

露出有点怀念的表情,尤里一边将花朵放到勇利的手心上。


“恭喜你别扭了一整天后,终于说出口了,这是礼物。”

“什么啊……”

一边笑着,勇利一边将花朵收下。


微微湿润的花朵,是一种柔和的触感。


“然后针对你讲的事情……你这样并不叫失恋吧?”


听到尤里的话,勇利瞪大双眼。

“那怎么样才算失恋?”


看着勇利疑惑的表情,尤里意味深长的笑着。


“你喜欢的人有喜欢的对象。”


“这才叫失恋。”




******




之后他们在公园道别,勇利也在那之后回到维克托家。


尤里叫他慢慢想,对于维克托的事不用急着做出决定。

无论维克托是指什么意思,勇利跟他目前还是教练跟朋友,至少这些事情并没有改变,没有必要为了他一时的回答大惊小怪的。

对尤里奥的说法表示赞同后,看着天色快黑的样子,尤里一脸烦躁地把他赶回去。


回到维克托家后,站在房子的门口,勇利发现自己把钥匙放在永远消失的包包里,根本没办法开门。


现在该怎么办呢?


勇利看着门,正想要不要敲门时,门就被打开了。


“勇利,你回来啦?”

当门打开后,他看见维克托笑着站在玄关。

然后,他非常火。


“所以你昨天凌晨,没有任何告知,没有留下任何讯息,就这样在半夜偷跑去尤里奥那里……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坐在饭桌上,他们两人沉默的看着彼此。


“……我可以不要说吗?”


看着勇利,维克托就这样盯着他大概一分钟左右。


勇利的表情相当强硬,这使维克托叹了一口气。

“算了,平安回来就好。下次要这样出门记得留个纸条,不要这样一声不响的跑走啊,如果不是看你大部分的行李都在,我都以为勇利你飞回日本了。”


叹了口气,维克托趴在桌子上,语气显得失落与疲惫。


“怎么了吗?”


“欧洲锦标赛的衣服来了……我本来想穿给你看的,可是你却不在房间里。”


听到这,勇利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件糟糕的事。


“我都试好衣服走进你的房间,想说来偷袭一下的说……”


“没、没关系!你还是可以在穿一次啊!”


“好麻烦,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维克托!”


“……嗯?”


“我想看你穿欧洲锦标赛的衣服,求求你!”


本来还哀怨的趴在桌上的维克托瞬间爬了起来,一脸诡计得逞的脸对勇利笑着。


“可以是可以,不过这样感觉对勇利你太好了……既然这样,给我亲一个吧。”

维克托指着自己的脸颊,一脸灿笑。


又来了,维克托又提出这种很暧昧的活动。

看着维克托,勇利的内心感觉非常复杂,他不了解维克托明明不喜欢自己,却还提出这种要求的理由。


还是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感觉?


“……我亲就是了。”


走到维克托的旁边,勇利微微垫起脚尖,最后在维克托的左脸亲了一下。

正当勇利想退开时,维克托迅速按住勇利的头,在他的左脸也按下一个吻。


“维克托?!”


“你的是要求,我的是惩罚。”


对勇利笑了一下,维克托松开他的手,走向房间。


“我去换衣服给你看。”


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只剩下勇利一人留在原地。


他摸了摸刚刚被维克托亲吻的左脸,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有什么感觉不对。

但仍然说不上是哪里奇怪。




TBC



(10)传送门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de3235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