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08)你的Eros 我的Agape

我来更新了! ! !其实去年就该po的,只是突然觉得怪怪的就删掉两千字重写(两千字啊!!!)

希望大家喜欢啊(为了我的重写)

为了写(08)特别重看了前面的部分⋯⋯只能说一到三应该要重写,觉得超难看的,不过本人懒懒觉得麻烦,只好把它当作新年新希望来许愿了(不要啊

话说有点想出同人本呢,不过没干过这件事,还在想想中

只好把这也当作新希望了,哈哈

祝大家新年快乐啊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啰(鞠躬

上集连结

(07)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d61f65f



___以下正文____________




(08)



一锅热呼呼的罗宋汤被放在餐桌的正中间,一旁的盘子则放了几块烤好的面包,还有专门沾抹的蒜蓉酱。


看着被放到餐桌上的中餐,食物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室内,对于昨晚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勇利而言,这个香味是充满魅力的。

很快的勇利就放弃无谓的挣扎,将身体从地板移到餐桌。


“谢谢。”

看着尤里盛好了汤,勇利笑着对他道谢,而不习惯被人感谢的尤里,也只是嗯了一声当作回应。


尤里奥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类型呢。


有些窃笑的在心里想着,勇利一边拿起了汤匙,一边喝了第一口罗宋汤。


……好好喝!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饿的关系,这个汤喝起来感觉特别美味。然而一想到这是尤里奥亲手煮的汤,而自己除了叫妈妈煮饭之外,就只会买外食来吃,这种明显对比出来的差异让勇利无法坦率的说出好喝两个字。

莫名的自尊心让勇利稍稍有点不太甘心,虽然他知道这种事没什么好比的,不过有时候,勇利还是会很明显地看出自己跟尤里之间的差异,即使没人提起。


勇利拿起了竹篮里的面包撕小块,然后丢进汤里再吃。

热汤配面包进食除了好吃外,还有种奇异的满足感,不过勇利很难去形容那种感觉,他只知道抹上蒜蓉酱的面包与罗宋汤和在一起,这样的滋味只能说除了绝配以外,没有其他可以形容的字词。


“尤里奥竟然会煮菜啊……”勇利不禁感叹起来。


“你在讲废话吗?”


“不,只是实际上吃到后,突然蛮惊喜的。”

不懂有什么好惊喜,尤里无言的看了勇利两秒后,又再度低下头喝着自己刚煮好的罗宋汤。


在西方国家里,以番茄最为基底的浓汤非常常见,通常都直接称呼为罗宋汤,但实际上,每个地方的人煮的罗宋汤,每一个差异都蛮大的。

尤里奥煮的罗宋汤肉跟菜的比例一半半,两者不多也不少,食材全都切成差不多的大小,喝起来的蕃茄味相当浓郁,汤也很顺口,微酸的滋味很容易激起人的食欲,在搭配烤好的面包后更是绝佳。


真的好好喝喔……



胜生勇利在一顿中餐下,不知第几遍这么想着。


“你现在是住在维克托家吧?等一下是要回去那边?”在帮忙洗着碗筷的时候,尤里站在一旁对他说着。


吃完中餐后,因为负责煮饭的人是尤里的关系,勇利理所当然的负责起洗碗盘的工作。


也许是没有料到尤里会在这询问,勇利手上的碗差点滑落,所幸即时抓住。


“嗯,等一下是要回维克托家。”

明明不想回去,却还是笑着说出和内心相反的话,勇利把手上的碗赶快冲洗干净。


感觉到勇利有些奇怪,尤里沉默了一会,便不再说话。


“怎、怎么了吗?”


看着尤里奥一直盯着自己,勇利不由自主地结巴起来。


尤里奥本身就是一个气势很强的人,以前还没那么高时沉默起来就已经够恐怖了,现在长高过后的版本,虽然知道尤里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勇利还是表示自己很怕。

不过看着尤里奥的表情后,勇利猜想尤里大概是看着他在想事情吧。


沉默了半响,尤里终于说话了。

“现在要来谈吗?”


“尤里奥你是指什么意思?”


“你不是因为有事才会半夜跑过来吗?要谈什么是要问你吧?”


完全没料到尤里奥会这样对他说,勇利感觉脑袋一瞬间当机,暂时无法重新启动。


我的表情有那么明显吗?不对,半夜跑过来果然很奇怪……尤里奥没有发现我有事的话,眼睛八成是瞎了才会这样觉得。


但是现在该怎么办?要说他昨天被维克托甩了?


其实真的要说的话,应该是我自己试图去试探维克托的意思,结果他的回答出乎意料的感觉连朋友也不是。


然后我很受伤。


然后,我就跑过来了。

……嗯,这种谜之少女感到底是什么?这真的是我吗?


看着等待他回答的尤里,勇利突然想起一项最根本的问题。

话说回来,这样不就还要解释自己喜欢维克托吗?这种事真的可以对尤里奥说?在俄罗斯同性恋并不被接受吧?



该不会,会被尤里奥排挤吧?


一想到这,勇利开始双眼放空,逃避现实。


“回神啊。”

看着勇利已经神游到大千世界,尤里感到莫名的无语。



******



最后勇利还是说了,不过不是在厨房。


卡在厨房说着自己有点小小私密的事情实在诡异,而且也在这里打扰够久了。勇利将身上的东西收收之后,拉着尤里一起到了外面的公园去。


穿着自己过来时的衣服,勇利和尤里一起在公园慢慢步行着。


昨夜的雪还没融化,公园里的情景都是雪白的,不论是河堤旁的树,路边的草丛,亦或是结冰的河水和脚底下的石子道路,世界全都以黑色作为衬底,然后被白色所掩盖。


呼出的空气在离开身体后形成淡淡的白雾,然后再度消散于空气中。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说什么话,尤里奥也不急着询问,所以他们只是沉默地走到公园,然后慢慢的走在步行道上。


路边除了有一些国外的游客外,还有一些跑出来玩雪的小孩跟散步的路人。


如果眯起眼,还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宫殿,虽然高度只有四五层左右,但是却占地非常广大,使得整个建筑非常壮观。


慢慢地减缓自己的脚步,勇利最后停在河边的一棵树旁。


“尤里奥,等等跟你讲后,确定不会笑我吗?”


“如果很好笑的话我应该也没办法控制吧?”


“这么说也是……”

看着勇利别别扭扭的样子,尤里啧了一声,有点不耐烦地挥了下手。


“不会笑啦!猪排饭还真够麻烦的。”


愣了一下,勇利对着尤里笑了出来。

“尤里奥真是温柔呢。”


……

这算是被发好人卡吗?


被勇利的话堵住心口,尤里内心相当复杂。


“你要讲就快讲吧,坐下。”

坐上路边的椅子,尤里拍了拍旁边的空位,没多久勇利也跟着坐下。


椅子是面对河道的,不过因为冬天的关系,结冰的河面跟着覆盖白雪,如果不是地形跟小桥的关系,那里几乎看不出有一条河。


“事情是这样的。”


“嗯哼。”


“我喜欢维克托。”


“我知道啊。”


“我知道你很讶异……你说什么?”


“我说,我・知・道・啊。”


刻意将最后几个字放慢,尤里看着勇利目瞪口呆的样子笑了起来。

“猪排饭你的样子那么明显,还有人不知道才好笑吧?又不是笨蛋。”


“是这样吗?原来大家都知道吗!”


“也不至于吧?不过你跟维克托那个样子,就算你们突然宣布在一起了,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勇利突然有种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心思的感觉,内心的羞耻感让他想跑向眼前结冰的河川,然后用力的跳个三下,掉进结冰的河里。


“用不着太在意啦,所以你要讲的只是这个?”


“不是啦……啊!你明明说好不笑的!”


“这个不算,我又不是针对你讲的事笑。”

内心偷偷为勇利的反应憋笑,尤里很有耐心地继续表示自己的诚意。


“咳!现在真的不笑了,你继续。”


“……我刚刚到底是为什么挣扎那么久啊?”


“谁知道呢。”



勇利突然觉得一股什么堵上心口,有口难言,但他还是继续绕回正题说下去。




TBC




(09)⬇️⬇️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da73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