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维尤勇】圣诞生日贺文

这是圣诞节外加维克托生日贺文。

主尤勇,和些微的维勇。

但其实是尤维勇,一个3p的概念。

不过我还是私心让尤里跟勇利是交往的关系(官方爸欠我的

全文都是欢脱向(大概

维克托一个公认小三的概念

可能有点ooc?觉得不对劲的话赶快跳出吧

事前提醒大概就这样,然后!

其、其实大部份俄罗斯的教会都在一月七日过圣诞节,因为东正教以儒略历作为计算,而儒略历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正是一月七日,所以,其实并不是所有人的圣诞节都在十二月二十五日过的。

但是我们可以假想尤里家是少部分的东方教会,比较没有在看儒略历的,要不然这一篇就要重写了(直接吐血

所以,就让我们一起假装没看到吧! ! !

圣诞快乐! ! ! ! (((其实是剩单吧( ; 口 ; )





——————以下正文


可恶,真该死,圣诞节那天为什么刚好和维克托的生日撞在一起呢?

尤里・普利赛提,今年十六岁,俄罗斯的不良少年,虽说是不良,却在和勇利交往过后收敛很多。

和勇利交往还不满一年,不过已经有点妻管严的现象,按照米拉的说法,尤里在勇利面前常常变成冰上的小猫,和不良简直南辕北辙。

啊,不过仅限和勇利在一起才是。

十二月的街道开始挂满彩球与装饰灯泡,圣诞树和槲寄生也全都从仓库里搬了出来。

每年的圣诞假期如果没有比赛的话,尤里通常会跑回莫斯科,和爷爷一起在有点年代的小木屋里度过。

每年爷爷都会为了迎接他而煮好圣诞大餐,还有挂满装饰的圣诞树,到了平安夜隔天,早上起来之后圣诞树下总会多出放好的礼物,然后爷爷都会装作不是自己放的,跟他一起露出惊喜的模样。

一年复一年,这一切从来没有改变过。

不过,也许今年,他可以带勇利一起回家度过。

这么想着,尤里脑中开始浮现爷爷跟勇利一起愉快的在餐桌上,大家和乐融融的吃着大餐的样子,光只是想想,尤里就觉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之一。

所以在询问过爷爷的意愿后,尤里马上冲到勇利的房间讲这件事,只是没想到,原本预计将猪排饭在这个圣诞假期带回老家,却因为和维克托的生日撞上而不得如愿。

「本来想把猪排饭带给爷爷认识的⋯⋯」

尤里不禁有些气馁,不过随即却发现事情的诡异性。

尤里・普利赛提,今年十六岁,常常因为情人的偶像的关系,发生情侣间的争执。

「为什么我要因为维克托生日就放弃啊!」

这么一想,尤里又再度冲到勇利的房间,正要朝勇利大喊时,发现勇利居然在和维克托视讯!

「勇利下次也来住我家嘛,这里一定比尤里奥那边好多了⋯⋯」

「他住哪要你管!秃头就回家吃自己吧!干!」

一口气把勇利的笔电盖上,尤里怒气冲冲地看向勇利,本来虽想质问他是不是又在和维克托调情,却发现勇利的脸几乎冰冻起来,室内的气温瞬间下降十几度。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什么吗?」

「不可以乱挂你的电话⋯⋯」

「还有呢?」

「也不可以乱骂脏话,这些都很没礼貌。」

冰上的老虎一瞬间就变成了冰上的小猫,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尤里完全不敢废话,要不然他就真的要担心勇利跑去维克托家里过夜了。

「既然这样,你现在应该对我说什么?」

「对不起我不应该乱挂你的电话、骂不雅字眼,还有呛维克托秃头。」

听到最后一句话勇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随后大声笑了出来。

感觉到勇利原谅他了以后,尤里默默地松了口气,解除了这次的危机。

呛他秃头果然是对的。

「所以尤里奥是有什么事吗?」

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勇利只好将眼镜拿掉擦擦眼角。

「今年圣诞节,你真的不能和我一起回莫斯科吗?」

深知自己的恋人吃软不吃硬,尤里放慢自己的语气,有些可怜的说着。

「可是圣诞节那天是维克托的生日,难道要放他自己过吗?」

勇利显得很犹豫不决,看这个样子,很明显维克托有使出过装可怜的技能,要不然勇利才不会一脸母爱泛滥的样子。

「维克托他从来不过圣诞节和生日的,他觉得过这些很没意义。」

「但是⋯⋯」

「他可以和雅克夫一起过。」

「雅科夫今年不是要和莉莉亚一起过吗?」

听到勇利的话,尤里瞬间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难道要复合了?」

「也许明年会有婚礼可以参加呢。」

不会吧⋯⋯

一想到雅科夫和莉莉亚穿着纯白的西装和婚纱满脸幸褔的走在教堂前面,尤里除了鸡皮疙瘩外,内心微微排斥起这个画面。

「不对啦!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一边大喊一边将画面打散,尤里奥将话题转回正轨。

「维克托的生日一定都在圣诞节那天,难道你每次都要为了他的生日,而放弃跟我回家的机会吗?」

「你难道不想看看我爷爷?不想跟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吗!」

尤里的话难得令勇利沉默了,确实,他不可能一直为了帮维克托庆生而放弃和尤里过圣诞节的机会,每年都为了维克托而放生自己的恋人,听起来也很不像样。

就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吗⋯⋯

看着尤里一脸闹脾气的样子,勇利开始绞尽脑汁,试图做到两者兼顾。

一瞬间,一丝灵感从他的脑中闪过。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显然没和勇利搭上线,尤里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尤里奥!我们把维克托一起带回你老家就好了啊!」

「啥?!」

「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这才不是好办法啊啊啊——!」

不只一次为自己情人的脑洞而头痛过,尤里开始觉得自己不应该询问勇利的意见的。

「尤里奥,怎么了吗?」

「对啊,尤里喵怎么心情不好呢?」

「没有,什么也没有。」

基于老婆大人的请求无法拒绝,所以转眼间,他们已经搭上国内航班,开始了这次的圣诞假期。

男朋友永远没追星重要。

不知怎么的,尤里突然对这句话感触很深。

********

搭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后,他们在将近中午的时间到达莫斯科。

「爷爷!」

出机场的大门后,尤里奔向那台看了十几年的蓝色小轿车。

这次有注意到自己的撞击力道,尤里仅仅跑到爷爷面前就停下来了,然后才抱抱。

「尤拉奇卡,你又长高了呢。」

「真的吗?我自己都没什么感觉⋯⋯对了,我有跟你说过这次带朋友回来吧?」

看着爷爷粗犷而沉默的脸,尤里突然有点小小的担心起来,不过,这个担心很快就消失了。

「当然,我食物都准备好四人份了!」

听到爷爷的话,尤里灿烂的笑了出来。

没过多久,勇利跟维克托才慢慢走向这里。

「爷爷好!我的名字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尤里的学长,这次过来还请多多指教。」

「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自我介绍就免了,倒是你,你是勇利吧?尤拉奇卡有跟我提过。」

第一次见家长令勇利相当紧张,即使知道尤里没有将他们的关系曝光给家人知道过,勇利还是为此怕怕的。

「爷爷您好!我的名字叫胜生勇利,尤里也常常提到您,说爷爷做的皮罗什基非常的好吃!」

「啥?」

突然听到自己被爆料,尤里简直涨红了脸,不过看在爷爷笑得那么开心的份上,尤里决定还是沉默好了。

看着勇利突然和爷爷聊了起来,尤里看着一反常态的维克托,忍不住问个两句。

「你今天倒是挺安静的,和别人勾搭不是一向是你的本领吗?」

「不,和朋友的长辈见面,对我来说还是很新奇的体验呢。」

看着维克托有点柔和的笑着,尤里也懒得继续和他恶言相向。

大概是因为同性相斥的关系,尤里向来就不喜欢维克托,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从维克托的身上,看见了自己未来的末路。

如果没有和勇利相遇的结局。

这也是为什么勇利在提议要维克托一起来时,没有真的拒绝的原因。

莫名的沉默溢满在两人之间,因为彼此都没有跟对方说话的兴趣,所以他们也只是慢慢等着爷爷和勇利的闲聊告一段落,然后他们一起坐上爷爷的小轿车,前往尤里的另一个家。

会说是另一个家,是因为尤里的父亲并没有和爷爷住在一起,所以尤里小时候也是两边住来住去,蛮不稳定的。

他们大概在两点的时候到达爷爷的小木屋,一路上勇利和爷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对彼此增加了不少认识。

秉持着不过问年轻人的事物,在到达小木屋后,尤里的爷爷就以休息为理由,回房睡觉了。

直到晚上还有好一段时间,强制让维克托一人睡客房后,尤里带着他们在附近晃晃。

小木屋的外面有一座小森林,也算是闲着没事,他们一行人就到那里面散散步,然后也不知道是谁提议,反正等到回过神时,他们已经各做了一只雪人,然后开始打起雪仗。

尤里第一颗雪球直接砸到维克托的脸上,而维克托战斗指数超低,追着尤里一阵子后就倒地不起了,虽然敌人少了一个,但是勇利的战斗指数则是和维克托相反,简直像怎么玩都玩不累一样,结果没过多久就换尤里投降。

「我赢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勇利忍不住高声大喊。

一次打败两个金牌得主,勇利不管怎么想都觉得特爽的,不过这没让他高兴多久。

「哈啾!」

一个打喷嚏的声音突然想起,然后尤里站了起来,把倒在地上装死的维克托也拉了起来。

「回去了吧。」

尤里对着勇利说着,然后伸出他的右手,牵起了勇利的左手。

看着被尤里牵起的左手,勇利觉得内心有点喜孜孜的,相当幸福。

而看到这一幕的维克托只能不甘示弱地勾起勇利的右手,然后他们三个大男人,就这样一起手牵手走了回去。

由于衣服全都被融化的雪所沾湿,如果不快点回到室内,只怕不只是打喷嚏就能了事而已。

趁着太阳下山以前,他们迅速地回到了小木屋,然后冲了个热水澡。

等到他们都把身体弄干后,尤里的爷爷早就把晚餐都准备好了。

勇利对于这件事感到非常抱歉,不过爷爷却对他说小朋友来准备也只是碍事,等结束再来洗碗就好。爷爷当然不是真的嫌别人碍事了,知道爷爷的用意,尤里很感谢爷爷这么说,因为这让勇利接下来比较放心的开始一起吃晚餐,而不是一直想自己的没帮到忙。

晚饭开始前念了一如既往的祷告后才开始,不过虽然是一如既往,但是勇利却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过圣诞节,看得出来相当期待,眼睛都在闪烁着。

至于维克托,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也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一样,只怕是以前也没怎么跟家人度过圣诞节,两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餐桌。

开始开动后,大家像是饿了很久一样的疯狂大吃,看着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爷爷也高兴地拿起了伏特加开始灌了起来。

在俄罗斯的饭局上,如果不喝酒就像是在对人比中指一样,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不礼貌的局面,勇利只好硬喝下去,然后默默计算自己大概喝了多少。而维克托则是没有这类烦恼的人,只见酒瓶拿起来就和爷爷一起狂灌,尤里虽然年纪小却也无法幸免。

一个饭局吃完后,勇利先发起酒疯跳起舞来,然后把维克托和尤里一起拉起来跳舞,爷爷在一旁看着疯狂大笑,所有的一切在这下着雪的平安夜特显梦幻美丽。

今年是认识勇利后的第二个圣诞节,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在认识勇利过后发生改变。

没过多久,勇利先不敌酒力的睡着了,随后是尤里,他们两个抱在一起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看着他们的睡颜,维克托摸了摸勇利的头发,然后把勇利抱进房间里,将勇利放置好后,又将动来动去的尤里搬了进去。

「他们都是好孩子呢。」

还在一旁喝着酒的爷爷,看着维克托的举动后默默地说着。

「是啊,好到令我有些受宠若惊了。」维克托笑着回答着。

远处的教堂传来整点的钟声,现在是凌晨十二点。

听见钟声后的爷爷突然站起身走近房里,然后拿出了三个礼物盒,分别放在客厅的圣诞树下。

每一个礼物上都有小小的标签,特别帮所有人都写好了名字。

「原来我也有礼物吗?都这把年纪了⋯⋯」

「你的礼物不是我准备的。」

听到这句话,维特托瞬间愣了一下。

「是吗?真是的⋯⋯真的是群好孩子呢⋯⋯」

微微的灯光折射在维克托的眼角上,晶莹闪烁。

「没事的话也赶快睡吧,刚刚的话记得当我没说。」

「我会装作不知道的,那么晚安,圣诞节快乐。」

「圣诞节快乐。」

离开客厅后,维克托走到下午尤里要他睡的客房里。

今年大概是他这辈子度过最温暖的圣诞节了。

温暖的情感不断在心中散开,就连黑夜的低温也无法将此驱散。

正当维克托打算上床睡觉时,他突然发现口袋里还放着勇利的眼镜。

那是刚刚勇利开始疯狂跳舞时,为了避免毁损而暂时保管的。

拿起眼镜,维克托只好再度走进另一个房间里。

放轻脚步走进去后,他轻巧地将勇利的眼镜放到床头柜上。

「维克托,今天开心吗?」

转过头,他发现勇利正眯着眼看着他。

看起来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脸颊则是红通通的,看起来非常可爱。

「很开心呦,勇利愿意邀我过来真是太好了。」

「是吗?你开心就好,这是不是很棒的生日礼物?」

「是很棒没错,不过,如果可以跟你们一起睡会更好。」

「好啊。」

一瞬间,一股拉力将维克托跩到床上,将他跌到床的正中间。

「看在你生日的份上,今天勉为其难地完成你小小的心愿。」

看向右边,维克托发现尤里原来也被吵醒了。

「好好感激本大爷吧,你个笨蛋。 」

将手用力一跩,棉被就这样从天而降。

瞪大着眼睛看着棉被盖到自己身上,同时还传来因为冷空气倒抽一口气的声音。躺在正中间的维克托就这样感受着两侧的温暖,不知不觉开始哭了起来。 

「哇⋯⋯不会吧,你是在哭吗?」

感觉到抽泣的声音,尤里看着一旁的人直接呆住了,感觉连原本的微醺都清醒了。

倒是一旁的勇利毫不废话,直接抱起了维克托。 

「维克托,生日快乐。」

「喂喂!生日就生日,干麻抱上去啊!」

「安慰别人不就是要抱抱吗?尤里奥真是笨蛋。」

「才不是这个问题勒!」

听着两旁的人打打闹闹,维克托温柔的笑了起来,最后伸出手把两个人都抱进怀里。 

「可以认识你们,真是太好了呢。」

他可以感觉一侧温柔的回抱着自己,另一侧则是激动地大叫着,不过却也没有推开。


想起去年这时的自己,维克托就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一样。 

『生日吗?我从来没有特别去过,圣诞节也差不多。这些东西有什么庆祝的必要吗? 』

曾经这么说过的自己真是笨蛋,是无知的笨蛋。

从来不知道这是这么令人温暖的东西,就这样放任好多年以后才重新知晓。

这么多年,他到底错过了多少东西呢?

看着窗外的雪,它将持续下着,而等到明日的清晨,想必室外又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吧? 

「明天我们再来堆雪人吧。」

单单像这样期待着明天,又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维克托完全想不起来。

不过,那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END


  1. PlatinumNoble草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