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触碰冰面的声音

第十二集结局补完向
文风突然转变还请见谅,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结局是HE!
如果全部都可以接受,那就开始往下看吧( ̄▽ ̄)


————————————








“这是为了你而绽放的时刻。”

拿下冰刀的护套,尤里扶着边缘的墙壁踏入了冰面。
喀嚓。
像是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在脚底滑动时响起。
明明是从小到大早已熟识的声音,但是今天,他却有了别的想法。

破碎、破碎、再破碎。
如果今天所有的一切就这样结束,我也一定会就这样破碎在这面银盘上吧?
你怎么说呢?勇利。

表演即将开始,观众席的人们在鼓动着。
随着音乐开始响起,快节拍的钢琴演奏激昂的跳跃,尤里顺应着身体的本能,在冰面上开始滑出一个又一个圆弧的曲线。

——喀嚓。
那是触击冰面的声音。

说起胜生勇利这个人,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他的表演,是大奖赛俄罗斯站的时候。
那时他才十四岁,青少年组刚以第一名获胜。
一开始只是抱持着随便看看的心情,却没想到,这成了生命里最重要的转折。
那独特的步伐,令人无法自拔的魅力。
那是他第一次,有了想要认识某人的心情。
他的舞蹈、他的脚步、他的神情、他的爱。
即使失误连连,却仍然无法令人放弃视线。
能在这面冰场上,滑出如此动人心弦的舞蹈,这样的一个人,会是怎么样的人呢?

好想知道。

再一次做出跳跃,尤里仍然将手举着增加自己的分数。
随着冰刀落地的声响,那个破碎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吵死了。

他将脚用力的踢在门上,门板的哐啷声在厕所回荡着。
真没想到他所想认识的人,居然如此懦弱。
你就这么看不起你的表演吗?
尤里有点无法置信,他明明是那么的喜欢他的表演,然而,表演者却觉得这是失败。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既然你这么讨厌你的表演,那就由我来帮你下决定吧。

“这个场上,不需要两个Yuri。”

——喀嚓。
破碎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冰刀安全的在冰面划开,微妙的身体平衡看起来优美而又充满力量。
仅仅是思考着胜生勇利这个人,尤里已无暇顾及其他事物。


——如果爷爷可以过来看我溜冰,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如果勇利在这里持续竞赛,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起,他的想法就一直围绕着那个与他同名的人。
就连最初的想法,也开始慢慢被胜生勇利所取代。

然而这个逐渐改变他的人,却要在今天离开了。
真是自私,太自私了。
如果你拿到金牌就想离开的话,我不会让你拿到金牌的。
我要把你留下来。


——喀嚓。
又一次的跳跃,绽放于冰面上的火焰之花熊熊燃烧。
倘若你有心爱之人,想要将人留在身边的方法,究竟有什么呢?
这种事情尤里完全想不到。
他只能不断的祈求,将自己的心意转为舞蹈。

胜生勇利,你有在看着吗?

缓缓迎着阶梯走上去,抵达最为光亮的地方后,勇利刚好看见尤里抵达场上。
朝着他喊了声加油,然而这声音却被观众的喧闹声打散,而同样喊着加油的奥塔别克,却得到了尤里的回应。
看到这个,他也没说什么。
没有选择到席上坐着,勇利站在围栏边,就这样站着看向尤里。
这是他最后一个赛季,却是尤里的第一个赛季。
最初跟最后,都是Yuri。
想到这个,胜生勇利难得感到些许的满足感,这是只有同为Yuri的人才能理解的。
随着音乐开始,尤里随之舞动。
然而勇利却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和尤里平时给人的感觉全然不同。
他看过无数次尤里奥的表演,无数次的溜冰。然而唯有这一次,特别特别不同。
尽管依然自信,却又带了点忧愁⋯⋯像是悲伤一样,还有难过与愤怒。
许许多多的感情犹如交织于他的舞蹈上,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胜生勇利几乎无法形容这带给自己什么感受,他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几乎无法呼吸的看着。
上一次在别人身上得到这样感觉,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他溜出的冰是那么的富有魅力、激情,还有与此截然相反的悲伤。
有一瞬间,勇利几乎以为尤里看到了他,但仅仅是错觉而已。

又或者,不是错觉。

说起尤里这个人,一开始仅仅是有所听闻程度的认识而已,第一次见面,是在厕所里大哭的时候。
明明是互不认识,却以名字一样为理由对自己破头大骂,即使是现在想起,勇利仍然觉得莫名奇妙。
不过神奇的是,在这样被他大骂过后,他反而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去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还没有想要引退的念头,但以那时的状况也不是办法,所以他和教练解约,很快的回到了长谷津,他的老家。
然后,在那之后因为影片的关系,维克托过来当了自己的教练,尤里奥则是为了编舞的约定追了过来。
在这段期间,他们三个人一直在一起,尤其是尤里,那段时间他们一直一起训练着。
尤里是一个虽然和自己名字相同,个性却截然相反的人,然后非常讨厌胜生勇利。
勇利本来一直认为尤里奥是对他这么想的。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想法在维克托和尤里陪他度过的期间,这个想法渐渐产生改变。

一有提问就马上回答,虽嫌麻烦却又认真的教导自己,会拉着他一起去吃晚饭。即使后来分开一段时间,但在见到时,看到他不在状况时非常着急,溜冰比赛时还朝着他大喊加油。
知道他生日快到,还拿着爷爷做的皮罗什基猪排饭给他吃⋯⋯
甚至是现在也一样。
在下一个跳跃前的瞬间,湖水色的眼眸就这么毫无预警的与他撞上。

——不要离开。
——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不要离开我身边啊!”

他看见尤里用着几乎哭出来的表情对他说着。

那一瞬间,胜生勇利几乎想起维克托对他说的。

『你只是自己思考后,就自己做出了决定。
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自私了吗?』

『不要离开我身边啊!』

“为什么要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啊⋯⋯尤里奥真是笨蛋⋯⋯”

这一次的跳跃尤里并没有成功,但他还是很快的再度跟上节奏,依然优雅的溜完一曲。
结束的那一刻,尤里像是终于忍受不住般,眼泪夺眶而出。
他的跳跃居然失败了,如果不是零失误表演的话,他的成绩会怎么样?
“我失败了吗?”
流下泪,尤里抱头缀泣着。



直到站上颁奖台为止,尤里都觉得自己像是在作梦一般。
他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初战金牌,胜生勇利站在他的隔壁拿着银牌。
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为他的才华所感到惊讶,但是他却不以为然,即使他觉得自己应该要感到开心,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微微用眼睛看着淡淡微笑的勇利,尤里的内心依然一片混乱。
他想要询问他,想要告诉他叫他留下,却又因为看见朝这里挥手的维克托而逐渐平静。
所以,他只是默默看着勇利到维克托的身边,而后转头离开。
他听见众人对他们亲密行为所发出的惊叹声,但他不打算回头去看,他怕自己会这样直接哭出来。

即使勇利最后选择留下,在他旁边的仍然不会是自己。

在和莉莉亚和雅科夫一个拥抱后,尤里默默的离开会场。
就像在最开始离开长谷津一样,尤里独自一人的走回休息室的地方。
“尤里奥!等等!”
听见熟识的嗓音,尤里愣的停下脚步。
一个踏步的瞬间,在尤里刚转过身便抱了上来。
“咦?等等!猪排饭你在干嘛?!”
他看见熟悉的细碎黑发挤在他的脸庞,穿着蓝黑色运动外套的主人用力地将他抱住。
而他的体温,也随之传达过来。
“初战金牌恭喜了。”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他听见勇利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着。
他默默的嗯了一声,然后,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勇利松开了手将尤里推开。
“我不打算退役了。”
“是吗?太好了。”
“尤里奥很讨厌我吗?”
“并没有这一回事。”
看着尤里奥一反常态的淡漠模样,勇利忍不住开始使用激烈手段。

“可是尤里奥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啊,明明一开始还对我说没有两个Yuri的。”
“啥?”

就像是拍子突然接不上一样,听到勇利突然提起那么久远以前的事,尤里不禁红透了脸,然后开始辩解。
“谁叫你一直在厕所里面大哭!哭成那个样子也不顾虑看你表演的人的心情!”
互掀对方糗事其实是一件蛮损人不利己的事,只可惜他们并没有发现,反而顺势呛下去。
“会哭也没办法啊!表演就很烂!跳跃失误超多次的!大家也觉得很失望啊!”
“谁说失望了!”
“咦?”
“我可是超级喜欢!就是这样!虽然超烂但还是很喜欢,不行吗——?!”

看着尤里红透着脸对他大喊,勇利感觉自己脸部的温度急速上升,根本降不下来。
走廊上突然一片沉默,就连原本路过的人都跟着目瞪口呆起来,若要形容的话,那个反应比看到他和维克托动手动脚时还要惊讶。

“等等!你说你很喜欢?但是⋯⋯咦?咦咦咦!”
勇利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跳到了极致,这种犹如被告白一般的感觉,开始令他手足无措,然而像是说上瘾一般,尤里开始越来越激动的讲着。
“明明失误超级多却还是很好看!明明让人产生期待的是你!结果你却说自己失败了?谁准你这么说了?然后现在也是!”
“突然说什么最后的赛季⋯⋯你、根本一点也不顾虑别人的想法,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
“想要引退就去啊!要退役就给我走啊!现在还特别跑过来跟我说这个干嘛——!”


——喀嚓。


这是最后一道冰面破碎的声音,是不想在忍受和隐瞒的声音。
尤里的泪水,即使他用手掌擦拭还是不断的流下,所以最后他低下头,别开了他的脸。
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勇利要特别来跟他说这件事,但他已经无法在装作不介意勇利的样子。
喜欢他,非常喜欢他。
或者该说是爱他。
他没有办法否认自己的感情,却只能用这种别扭的方式表达他的在乎。
其实更想做的,是将勇利抱在怀里亲吻上去,然后告诉他,不要离开他的身边。
但他知道勇利喜欢的人不是自己,这种非自愿的结果不是他所想看见。
“抱歉。”
他听见勇利充满歉意的声音,但他并不想要听到这种回答。
他并不是要他道歉才说这种话的。
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到微微冰冷的指尖扶起他的脸庞,还来不及看到对方的表情,他就先感觉到一股柔软的触感停于他的脸颊上,蜻蜓点水。
“尤里奥,是你把我留下来的喔。”
他看见勇利用非常温柔的表情对他笑着,而他的眼里,全都倒映着自己的脸。
“我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可是我听到你说了喔。”

——不要离开我身边。

“那个,在表演时讲的,是对我说的吧?”
“你有来看我的表演?”
“有喔,从头到尾全部看完了,所以才决定留下来的。”

听到勇利的话,尤里忍不住仰起了嘴角,然后又低下了头。
“哈啊,这真的、真的是烦死了⋯⋯”
尤里又哭了出来,然后将勇利抱在怀中,一直紧紧抱着。
“尤里奥还真是爱哭鬼耶。”
看到尤里的反应,勇利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去年大奖赛在厕所大哭的人,才没资格叫别人爱哭鬼。”
听见尤里奥闷闷的传来一句,勇利只是笑的更加开心了。

所有的一切,从最开始时,在电视上看见维克托的表演而一路来到了这里。即使中间倍感寂寞,却还是努力来到了大奖赛上,虽然失败,却第一次和尤里相遇了。
有人说在这世上,每个人都在寻找另一个自己。
那个时候遇见了尤里,虽然没说过,却一直默默的把他当成目标。
他是另一个,在勇利心中理想中的自己。
希望他变得更厉害,想要看他持续成长,就连不想输给他的心情也是,他就像自己对于未来的期待一般,如果在这之后的场上没有这个人,他也一定会觉得无聊至极吧?
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如果是你对我说出这样的话,那么,我就无法置之不理。
因为就如同我不想看你退役一样,你也如此的不希望我离开。
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
直到最后来临以前,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一瞬间,尤里的脸突然放大好几倍在勇利面前,勇利几乎无法反映过来。
他感觉到湿润的触感,如同慢动作般触及上他的唇。
勇利几乎想尖叫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快突破临界点,随即又想到这是自己的初吻,一勇利的脑袋突然就当机了。
犹如触电般的感觉自嘴唇散开,一瞬间勇利几乎忘记如何呼吸,只能被动的感受不断吸允的嘴唇,跟不知何时闯入的舌头。
勇利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以后,只知道在他快为缺氧昏迷以前,尤里终于将他们的嘴唇分开。
看着尤里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让勇利彻底炸开了。
“呐,猪排饭,我喜欢你。”
“啥?!等等!”
“你愿意为了我而放弃维克托吗?”
看着一脸认真的尤里,勇利瞬间不知所措起来。
“我、我⋯⋯太突然了!给我一点时间想一下啦!而且为什么提起维克托啊?”
“你不是喜欢维克托吗?”
听到勇利的话,尤里瞬间疑惑了起来。
“什么?才不是啦!我跟维克托才不是这种关系好吗?为什么会误会成这样啊!”
“你们不是还带了对戒,带在右手无名指上!”
“那是安定心神用的啊!”
“啥?”
“右手无名指本来就是安定心神的意思啊,结婚是戴左手无名指吧?”
维克托那个混帐,白白占别人便宜的大混蛋!
看着勇利散发的天真无邪的光芒,尤里在内心偷偷咒骂了一顿。
然后,他深呼吸一口气,单脚屈膝的跪了下来。
“既然如此,胜生勇利,你愿意把你的左手无名指先预订给我吗?因为我现在没有戒指,就先用金牌代替吧。”
“等等!太快了啦!”
“我都等了一年了,你也二十三岁了,一点也不嫌快。”
“不是这个问题啦!”

⋯⋯⋯
⋯⋯


在这之后,根据目击者的说法,勇利最后还是将那面金牌收下了。
不过他们还是决定先从交往开始,一步一步慢慢认识对方。
在大奖赛闭幕之后,勇利很快就将练习阵地改到俄罗斯,和维克托与尤里在同一个地方训练着。
维克托为了自己的慢了一步默默后悔着,不过谁叫他都不说清楚,不曾跟人交往过的勇利当然无法明白他的意思。
为了避免又有人误会,勇利将维克托的戒指做成项链戴着,却在一年过后,左手无名指多出一枚戒指,款式和载在尤里右手无名指的一模一样。
有时候尤里会忍不住回想起从前,想着那年大奖赛的厕所门口,如果那时说的不是那句话,会不会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了?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毕竟如果不是那样崎岖的相遇,他的想法就不会产生改变。
就不会在每次针锋相对后,对于勇利依然笑着的温柔所击破。
他对于他人的心墙是勇利卸下,虽然勇利从来不知道这一点。
“尤里奥!换你啰。”
将脚下的鞋带绑紧,尤里扶着墙壁踏上冰面。
喀嚓的声音之后不在响起了,因为,触碰的冰面早已融化。







END



其实本来在亲亲前就结束了,但是好想写亲亲,就只好硬干了XDD
这种充满突变的文风希望大家可以接受
写完觉得累,该去写作业了ˊ_>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