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06)你的Eros 我的Agape


耶耶耶~我终于更新了(被揍
看完第十集的更新,我只觉得尤里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他其实就是嫉妒人家有戒指吧(笑
说什么绝对会证明勇利给维克托的戒指只是废物的话,然后下一句却接什么“这里跟长谷津的大海很像呢”⋯⋯你还真是非常傲娇啊,又傲又娇的我精神都分裂了

话说终于登场的奥塔别克,虽然被旁白的维克托讲的很基,不过我却觉得他跟尤里很朋友,完全萌不起来⋯⋯
刚开头的维克托也是和克里斯托夫以老朋友般的感觉登场的,勇利也是和披集是老朋友,把JJ删除后(明显的排挤)只好让尤里和奥塔别克当哥们啦。
感觉就是兴趣志向相同的好朋友,所以我说绝对不会入奥尤党的!!!!!(你来乱吗

重点是尤里和维克托都获得了两个L,而且都是从勇利身上获得的(这里简直快哭了
我想大概是这段的关系,让我完全站定维勇、尤勇、all勇、和他们3p了,完全无法接受其他跟他们相关的cp
(所以如果你是奥尤党的,还请装作没看到我说什么吧,没有开战的意思,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这篇是主尤勇和一点点维勇,结局因为还没决定,所以BE和HE各占一半。
 大家如果有想看什么,或是有什么想法的话欢迎来评论,你的评论是我的动力(((o(*゚▽゚*)o)))


感谢大家追番追到现在,那么,以下开始正文。

(05)👇👇⬇️⬇️⬇️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cea0277 
——————————————————————

(06)



第一次看见勇利,是在俄罗斯的比赛会场上。


明年就可以出战成人组了,为了这个原因,尤里特别在比赛完的隔天来到观众席,预先做好心理准备。


「接下来上场的是,来自日本的katsuki yuri⋯⋯」


Yuri?


在听见与自己名字的瞬间,坐在一旁的米拉兴奋地对着我说着。

「啊,那个人跟你一样叫Yuri耶。」

出于跟自己同名的好奇,尤里抬起头,看见逐渐滑向银盘中心的男子。


男子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僵硬的不妙,不过他还是推滑着脚下的冰刀,到达银盘的中心。

然后,他做出了预备姿势。

男子的第一个动作是背对评审的,因此跟评审在同一侧的尤里并无法看清男子的样貌。

他看着男子停顿着,等待。

然后,直到音乐响起的那刻。

男子的面貌才逐渐倾漏出来。


他貌似听到米拉轻声惊叹,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他的目光自男子面对向他后,早已无法转移。


他不确定是什么吸引了他的目光,也不知自己为何沉溺。


他只知道,在刚刚音乐响起的那刻,他看见男子的表情


——随之绽放。





等到尤里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时间已经靠近中午了。


他有点想伸个懒腰,随即却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的自己的手臂貌似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


什么东西啊⋯⋯


用另外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尤里低下头看见了一头乌黑的短发,而黑发的主人则用脸庞压在尤里的手臂上,睡得一脸香甜的样子。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三秒,尤里才意识到自己怀里抱着睡觉的原来不是猫,而是猪排饭。


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轻抚在自己的胸口上,微微的搔痒感逼得尤里不得不相信这项事实。


不过即使接受不代表可以理解,尤里依然奋力思索着自己在半梦半醒中做了些什么,才会和勇利抱在一起睡了一晚⋯⋯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两个的睡姿都不太好造成的,反正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看着在自己怀里睡的香甜的勇利,虽然觉得有点害羞,但尤里还是觉得胸口暖烘烘的,有点像烘烤成一片的焦糖一样甜腻。


自己居然抱着勇利睡了一晚。


和自己喜欢的人抱在一起睡了一晚。


而且他的身上还穿着自己的衣服!


噢,如果不是勇利现在还在他怀中熟睡的关系,尤里简直想跳在床上疯狂大叫,然后拍张照片上传社群软体⋯⋯不对,他还是可以拍照上传啊。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好点子一般,尤里露出了有些诡异的微笑,只可惜勇利还在睡觉,所以并不晓得这场计谋的发生。


于是在十分钟过后,一张勇利的睡颜照在网路上疯狂窜流着,而发布者则是尤里·普利塞提。


睡起来果然很像猪。


尤里带着笑意将这段文字一并传出。



***



「起来了,别再睡啦」

「猪排饭再不起来就真的要变猪了喔。」


在一片混沌之中,勇利一开始是先听到声音,然后意识才逐渐苏醒。


他还很想继续睡下去,可是尤里在一旁不停的骚扰,让他连赖床的心情都没有了。


「猪排饭如果可以变回猪,那还真是捡回小命了。」


听着勇利的碎碎念,尤里不由的轻笑个两下。


「你醒来的话我就要把手抽出来了。」

说完,尤里轻轻地将手臂从勇利的头下移了出来,而勇利的头也随之躺回了真正的枕头上。



咦?原来那不是枕头吗!


勇利瞪大着眼看着在他身侧,逐渐坐起来的那个人。


灿烂的奶白色金发在阳光的折射下有如发光着,微微慵懒的表情与那半眯的眼眸则散发一种搔人心口的悸动感。


「已经中午了噢。」


对着尤里,勇利除了点点头之外什么也办不到。


不过尤里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的魅力造成的,而是单纯的以为勇利还没睡醒,所以他偷偷地弹了一下勇利的额头之后,站起身离开房间。


「中餐我随便煮煮啰。」


「喔,好喔。」勇利默默地摸着额头回答着。


看着尤里走出门外的背影,勇利突然有种跟妻子同居般的既视感,虽然感到有点开心却又相当难过。



维克托不知道发现了没,发现自己居然不见了。


明明自己是为了和尤里讨论事情才跑过来的,但是都过半天了,自己还是没有胆子询问尤里奥关于自己和维克托的事情。


维克托到底对自己是怎么想的呢?这种事情勇利完全无法明白。


昨天维克托的话在勇利耳里莫名刺耳,但是说到底这都是自己胡思乱想的产物。

维克托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如果想要知道这一点,除了询问本人之外,就只能问问和维克托亲近的朋友了,这也是为什么昨天会在这里的原因。


等等要问尤里奥吗?


勇利环视着尤里奥的房间,最后抱起堆积在一旁的被子。

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跟尤里奥联络过了,所以现在和尤里奥的相处他也非常珍惜。


尤其是虽然很久没联络,却还是二话不说让他过来住了一天的事,虽然尤里奥嘴上总是骂着自己笨蛋、肥猪、家畜之类的,却还是让家畜进到他家,穿他的衣服,还分了一半的床给他。


如果他现在向尤里奥询问维克托对于胜生勇利是什么想法,尤里奥应该会不开心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勇利就是觉得尤里奥并不喜欢这个话题。


他不想要因为这件事破坏这次到尤里奥家外宿的经验,如果这会破坏这份记忆的话,还是什么都不要问吧。


在内心做好决定之后,勇利也跟着离开床铺到浴室梳洗,然后走到了厨房。




***


尤里奥将自己的头发半绑,腰间则系着围裙的带子。


动作相当熟练的将食材切切洗洗,然后丢到锅中炖煮。


勇利可以闻出浓厚的蕃茄味,还有在烤箱中的面包香气,浓郁的食物香气让刚睡醒的勇利饥饿感也跟着苏醒了。


「肚子好饿喔。」


听到勇利的声音,尤里的动作瞬间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僵硬的转过身,眼神凶恶的对着勇利说着:「想要吃到东西的话就给我去餐桌等着,不要在这里干扰我做事。」


「那我就先到餐桌那边等啰。」


发现尤里可能对有人在看感到紧张,所以勇利并没有多说什么。


和尤里奥相处久的人都知道,尤里奥是个口是心非的好孩子,因此大家也相当不厌其烦的包容着这个年轻的后辈。不过要是尤里奥知道大家是这么想的,可能反倒想把大家都一个个捏死吧?


在内心笑了几下,勇利走到餐桌的地方拿出手机,然后打开游戏开始玩了起来。


一边玩着游戏,一边等着中餐出炉。



TBC.



(07)连结⬇️⬇️⬇️

http://by861023.lofter.com/post/1e36e1b5_d61f65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