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

这是专门写 尤里x勇利 的帐号
虽然大多一个是礼拜更新一次,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包含啦
目前连载

《你的Eros 我的Agape》

架空设定的万圣节特别篇:
下集⋯⋯可能明年万圣节在放吧XDD

短篇:
《触碰冰面的声音》

即将连载
《昨日幻影》是个虐文 要有心里准备

©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万圣节特集(上)

【尤勇】万圣节特集(上)


Yurio X Yuri

 尤勇

 

最近课业比较繁忙,可能更新会比较慢。不过等到两个礼拜过后又会恢复正常状态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与包容(鞠躬

以下是突然脑洞的万圣节特集,本来只想打小段篇但又爆字了,所以改成上下两集,希望大家会喜欢(笑


___________________


万圣节快要到了。

看着路边店家不断闪烁的节庆吊灯,白色幽灵吊饰的娃娃摆出了一如既往的鬼脸。

万圣节的到来对于一个没什么朋友的大学生来说,其实是一个没什么重要的日子,所以胜生勇利在看到充满气氛的节庆吊灯后,并没有像常人一样露出兴奋的情绪,反而是加紧脚步,快步走回学校的宿舍。

来到这个城市如今才满一个月多,周遭尽是些陌生与不熟悉的人事物。

 

胜生勇利所居住的老家是在一个偏远且邻近海边的乡下小镇,家里则是开温泉旅馆,不过因为地理位置相当偏远的关系,所以平时也没什么人会过来。

在乡下的小镇当中,因为老人家比较多的关系,像是这种比较给小朋友在度过的节庆,基本上是不会特别庆祝或办活动的。

不过这里则完全相反,都市中的商人们为了增加业绩的关系,对于万圣节活动可热中多了,当商家们开始纷纷抢着举办万圣节活动和花大钱做布景后,居住在城市的人们每当到这个时节时,也开始习惯去参与万圣节活动。

不过胜生勇利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才刚到闹区生活不过一个月,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事呢?

 

所以,在万圣节当天晚上,宿舍灯突然无预警熄灭时,胜生勇利完全傻眼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勇利有点想朝众人大喊,不过理智上他还是相当清晰地拿起了手机开启了手电筒,用微弱的灯光试图照亮这空旷的四人房。

胜生勇利是今年唯一一个独自居住四人房的一年级生,会有这样的状况纯属意外,本来他还有一位室友的,只是家里好像发生事情结果就休学了,所以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没有室友可以一起烦恼,但勇利也不是什么没有人就活不下去的类型。在判断现况没什么大碍之后,勇利很干脆回到床上,打算直接先睡了。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则是骨感的。

 

在勇利爬到床上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寝室的门不知何时被谁悄悄开启。

就在勇利还没反应过来有人闯进来的事实前,那人像逃命似的冲到床边,然后一把钻进了他的棉被里。

也许是没料到被子里有人,那人还震惊的顿了一下,只可惜他的动作并没有随着震惊一同停下,反倒直接将勇利的身体压制住,并且空出一只手晤住勇利的嘴。

「嘘。」

因为距离很近的关系,那人吐出的气息一直撒在勇利的耳边,弄得勇利搔痒不已。勇利本来想要将那人从自己身上推开,不过,在他听到寝室的门被二度推开后,他就乖乖地任由那人压着了。

 

「会...在哪里呢?」

「——我的头。」

 

沉重且拖地的脚步声缓慢地走过床边,不过像是没看到其他人的关系,他在房间逗留一下之后,又拖着脚步离开了。

刚刚那是什么?

从原本的被呜住口鼻到之后则变成自己连换气都不敢,当门又再度被关上之后,压着勇利的那人才缓缓松开了他的手,并且坐起身来。也许是看到勇利的表情有些诡异的关系,那人反射性地询问勇利。

「你还好吧?」

「嗯。」

并没有看向那人,勇利有些呆愣地将棉被剥开,反射性地想要带上他的眼镜,却发现他的眼镜好像在刚刚的骚动中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就在勇利还在烦恼该怎么办的时候,那人突然啧了一声,随手一抓就将眼镜塞到他的手里。

「啊,谢谢。」

顺手将递来的眼镜戴上,勇利重新获得了视力,也才藉此看清楚了坐在他面前的人的身分。

「尤里⋯奥?」

在戴上了眼镜之后,坐在勇利面前的,是一位有着一头奶白金的及肩长发,与一双充满神采的碧绿眼眸的少年。

他怎么会在这里?

勇利看着他不禁感到有些疑惑,因为他知道他是谁,不过不是最近,而是在更久更久以前。

在他们都还是国中生的时候,某一年的暑假⋯⋯

 

 

***

 

 

说起尤里奥这个人,他的本名叫做尤里·普利赛提,是个俄罗斯人。

胜生勇利之所以会认识他,存粹是因为他们曾经在多年前的某个暑假,碰巧参加过同一个夏令营活动,并且他们是属于同一个小队的。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了,但不得不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回忆。

 

「你这个胖子!全被你搞砸了啦!」

 

依稀记得这句话是在夏令营即将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比赛时,因为自己跌倒的关系排名瞬间从掉到最后时,尤里对他说的。

因为他们两个都叫Yuri的关系,营队的人为了方便区分人名而帮尤里取了一个新的别名,似乎是因为不满绰号的关系,自那之后,尤里每次与勇利互动时,总是会故意摆出大便脸,然后专门找勇利的碴。

所以那次比赛结束后,可想而知尤里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一定会过来大呼小叫个两句。只是,那天因为是最后一次比赛的关系,勇利特别为这件事自责。

然后,终于在尤里对他大喊的那一刻,勇利的情绪直接爆发了。

他开始不受控制的大哭,哭到所有人都来安慰他也没用。

他只依稀记得自己的眼泪像不受控制一样不停落下,内心则是非常难过,同时又觉得很丢脸。

左脚的膝盖因为跌倒的关系而磨破了皮,在运动完的汗水流过时异常刺痛。

不过这些都不是这份记忆最令他惦记的部分。

若说这段回忆有什么最无法忘怀的部分的话,只能说,胜生勇利唯一记得最清楚的,是在他被老师抱离开时,看见了尤里一脸不知所措的脸。

 

然后他们就没在见过面了。

 

 

***

 

「欸⋯好久不见?」

在听到勇利一脸呆样的说出这样的对白后,尤里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人完全没意识到他们其实就读同一所大学外加同一个科系的事实,内心不由自主地浮现一股熟悉的挫败感。

尤里其实在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就知道勇利在这所学校了,而且意外地都是同一个科系的同学,本来他一直想找机会和勇利打招呼,不过勇利像是和他有仇一样,每次眼看就要对上眼时,总是突然就转身离开了。

本来还在想是不是勇利故意躲开的,不过按照勇利这副德性,看来真的纯属时运不佳了。

 

「好久不见个头。」

「咦?」

「明明都在同一班上课,一个月多了都没发现我⋯还真是厉害啊?」

「欸欸欸!真的假的?我完全没发现?」

 

我完全没发现。

 

本来是想要损他的,结果看着勇利用那个呆脸说出句话后,尤里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受到几千点的爆击。

不过,他除了内心躺泪之外,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看到他时没有叫住他,那也就没有理由怪对方这个责任了。

但一想到和自己不同,也许对方并没有那么在意他,尤里就感觉胸口有些闷闷的,有点压抑。

他一直很想找机会和勇利讲话,但是却又莫名的感到退缩。

他和勇利是在多年前的暑假夏令营认识的,因为是同一个小队的关系,他们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整整两个礼拜。

他们的感情在营队中算是很好的,虽然他讲话有时候特别难听,但勇利却不介意这些,也不会因此就讨厌或排挤尤里。

尤里本来一直在想,等到夏令营结束后,他一定还要和勇利一起玩。

等到那个时候,自己可以乘车去勇利家的温泉旅馆玩,然后一起去海边玩水游泳。

他们会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在这暑假过去后仍然持续着。

 

只是在最后,夏令营结束时,他并没有机会和勇利说到话。

无预期的崩溃与伤害让他们就此分道扬镳,也错过了约定再次相见的机会。

 

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了。

不过,他们却又再度相遇了。

 

看着勇利,尤里本来想说点什么,不过却因为时机感觉不对的关系而作罢。

「如果没事的话我们赶快去指示地点吧。」

现在就先将一切放着吧。

尤里轻巧的离开床上,开始往门口移动,却因为迟迟未听见跟上的脚步声而回过了头。

他发现勇利并没有跟上来,而是一脸呆愣的看着尤里。

「尤里奥,那个,什么指示地点啊?」

再次转头看向勇利的脸,尤里突然有种又被蠢到的熟悉感。

 



TBC